通俗文學-

欢迎。

【空医】纯情空姐俏护士

更新了。
前文在首页,对其中几处做了细微改动。
大体设定删了,待完善之后直接在以后的更新里放出吧。
目前大致的文章走向:01-02人物背景介绍;03-?关系未确定时期 等我这部分写够了就让她俩捅破窗户纸了哈哈哈。每个段子都可以当作独立的小故事,反正想到哪写到哪。
以上。祝看完这篇文的小仙女们每天都有好心情~

07.

玛尔塔的父母跟里奥一家是世交。

这也代表着,玛尔塔作为大姐姐要任劳任怨地做起养艾玛这个熊孩子的义务。

艾玛小学还没毕业,正好是最淘的时候。跟自己屁颠屁颠混了一阵子也熟了,原形毕露后作威作福的那模样让她恍惚想起了自己小时候一天天像个傻逼一样疯狂掐架的行为。

玛尔塔:……往事不堪回首...

【空医】纯情空姐俏护士

#纯情空姐俏护士

现pa,和平年代,欢乐全员小甜饼,主空医

小段子为主,有捉虫/想看的梗欢迎评论我

空医这对我能磕一被几!!

食用愉快 啾咪(´∀`)

01.

空姐原来不叫空姐。

空姐本职飞行员,高中毕业进的民航,在天上开大飞机,乌拉乌拉的。前几年效益好,又仗着年轻气盛,一年四季满地球跑,除了一帮同事天天打照面,其余朋友家人了解近况全凭自己每天八百条朋友圈,今天巴黎下周英国,姐妹们我去迪拜啦要大金表微信给我打钱啊啊……

这么一折腾便是几年光阴晃晃悠悠地过去。小飞行员懵懵懂懂地熬出头,靠着家传的军人韧劲硬是无视性别天花板熬出个机长来。最后转移阵地了,改回本地的总部公司...

【策约】守夜

新入坑,第一篇献给骨科qqq

可能有欧欧吸,看到的话还请指出!!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夜晚是静谧的,是悄无声息的。

今晚轮到少年守夜。他在面前升起一团火。明艳的火舌舔吻着粗糙的木块,蹦跳着发出噼啪声响。而少年只是极淡地瞥了眼它们,眼中或许也染上了些许这般的亮色,逐渐变得有神采了一点。

他叹了口气,持续凝望着这片大漠。深沉的、无垠的黄沙,像凝固一般定在了他的视野里。

这夜晚好长。

人在打发时间的时候总会不自觉地想些什么。风声猎猎,夹着沙砾刮过他的耳畔,如同谁在与他粗暴地呼喊。少年有些不适地侧过了头,双眸所及之处有红色的篝火,红色的衣摆——而自己的双眼,也是红色的。

啧。

他感到...

【局路】聊天记录

路人觉得有点委屈。

彼时他打开微博,未等加载完毕便被消息通知里几百条提示刷爆。

...谁?噢,KB小公举发歌了啊。

他寻思着最近两个人也没有什么合作现在怎么又扯上了自己,点开之后却只发现这是普通的新歌宣传。

以及后面跟着的那条聊天记录。

局长的男友力一如既往的高,那时候他应该在工作,抽空匆忙间回的消息字数寥寥却最暖人心。他想大概KB跟他都是差不多的心情——也许还会有不一样的地方,譬如KB在看到消息的时候就不会产生什么特殊的情绪。

比如,爱恋的感情他是不可能有的。

他仍委屈着,但现在更多的是在胸腔中翻卷升腾的不爽。

因为他发现最近的局长竟莫名其妙的开始冷落他了。

"....

【局路】非常规性同居

局长感觉现在很不妙。

他勉强用手肘支撑起上半身,惺忪地睁开双眼的同时强迫自己忽视掉后背上压过来的重量。脑内的警铃呜哩哇啦地乱响,跟安静的室内形成鲜明对比。他勉强转过头,唇角恰好贴在一头蓬松凌乱的橙毛上。

——。他猛地缩回头,不着痕迹地抿了抿唇,装作什么都没发生一般,眼前是昨晚路人边强硬地说着要不是外面冷我怕你冻死还得收尸不然我还真不会让你睡我这张床上边拽着他睡觉的样子。

然而他可没跟自己提过睡相差的事。

咝...糟糕。

他突然察觉到了什么似的,眯起随着思维通彻而逐渐澄澈起来的双眼。全身的感知此刻都集中在了下半身那个懵懵懂懂抬起头来的小局长上。

卧槽?!

即使他在录层层恐怖的实况时...

50fo点文-【局路】隐瞒

@賀_單抽UR就是這麼拉風

*局路始终单身设定。

 

*现实向。时间点从10.16开始。跟三次有些出入,微博大抵为龙卷风投稿→一周后 层层恐惧实况→10.25往后照常。中间无任何秀恩爱情节。

 

屏幕右下角的特别关心弹了出来。局长点进闪烁着的图标,路人的消息映入眼帘。

“跟小日记的新歌发了?”

“嗯 你转了吗”

他飞快地回复,发过消息后便点开微博,刚好首页看到一条转发。

 
 

-A路人-:我站日局//痒局长:有个人他自带厕所混响的,给做后期混响都不用加的[doge]。和@smalldiary_小日记 的合...

【局路】10.18局长直播梗 特别短的段子


“嗯...累死了,我躺床上歇一会儿。”局长塞着耳机把笔记本放在膝盖上,打了个哈欠看到路人转了微博,默数几秒钟就看见房间门被推开。

“你不知道我在看你直播?”路人挑眉。

“在意那么多细节干嘛。”局长看他来了便把麦点了静音,趁着游戏加载一把将他拉倒在床上。

“嘘...正直播呢,别闹。没看我p你p得最认真吗?来抱个。”

被圈在怀里的路人浑身僵硬,神情复杂地看着局长若无其事地接着点开麦单手打着游戏,只好拿着手机忿忿进了直播间发送弹幕。

“痒撒比 你完了”

放在一旁客厅茶几上的手机嗡嗡地响个不停。路人放下抹布,手在牛仔裤上随意擦了两下便拿起了手机,看见屏幕上数量颇为惊人的一串艾特皱了皱眉,点进原微博。

好啊。

他把这条刚发的微博翻来覆去看了五六遍,最后把手机咔一声拍在桌子上,气势汹汹地踹开房间门进去,惊到了正开着电脑剪视频的局长。

“艹拟粑粑你给我解释一下微博怎么回事?”他环视四周,跟不久前自己过来巡视的时候没有整洁丝毫,反而等人从被窝里爬起来开了电脑之后变得更乱了。

“...字面意思咯...”大晚上被一句中气十足问候他父亲的成语给吓着,局长的声音有点弱。

他只好叹了口气。

“不就是让你好好整理一下房间吗...有那么难?”

想了想再...

【局路】上床时间到


“想上我的床?嗯?”

他听到对面刻意压低了声音凑近麦说着,语气中带着几分克制住的笑意。他急忙压下了那人打算再来一遍的念头,语气中的慌张透过yy传了过去。他可能在期待着什么,又可能没有。

想。

他只得骂了句那人,悻悻地安静下来,抿着唇在心中回道。

录完今天的量之后路人打了个哈欠。明天还得再陪局长玩这个少女游戏,如果进度快一点,说不定可以在下一次投稿时完结。

说起来,刚刚自己作了个死...

路人想起这件事有些愣神。

局长这是...害羞了?他不由得脑补实况时对面红着脸握住麦大骂你好贱的模样。

还真是年轻啊哈哈。他在心里大笑着,不忘打开qq对正传着视频的那人嘲讽一顿。

“哎刚刚实况我...

©通俗文學- | Powered by LOFTER